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起来,我再看电脑的时候,这才发现直播间里几乎都炸了窝了。

    大家好像都在关心同一个问题:我是不是还活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情形,我一时都没反应过来,就问他们发生什么事了,为什么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他们七嘴八舌地告诉我,昨晚我上床睡觉,半夜是时候起来上过一次厕所。

    可是从厕所回来的时候,竟然是两个人一起回来的:就在我的后面,还跟着一个很模糊的影子,看看样挺像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们俩回到房间之后,就上床亲热,一直做到快天亮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们众口一词,说的有鼻子有眼,由不得我不信。

    尤其是想起我醒来之后那种全身被掏空的感觉,跟他们说的拿着那个事情很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全身的寒毛都炸起来了,顿时就冒了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,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说从摄像头里看不清楚,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,而且那个影子的头发很长,把整张脸都盖住了。

    听他们说到那人长发盖脸,我忽然就想起了前天晚上那个没有脸的女人,就感觉跟掉进冰窖一样,浑身冰凉。

    此刻,我对他们的话已经完全相信了。

    直播间里就有人告诉我,我这种情况,大概是因为使用了见鬼禁忌的缘故,应该是真的见鬼了。

    我一听心里就有点儿发毛,但还是装着做出一副我所谓的样子。我硬着头皮告诉粉丝,就算真的有鬼也不怕,晚上继续直播。

    我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,有点魂不守舍,于是请了病假,没有去上班。

    这天我没有等到很晚,天一擦黑,就进直播间。

    昨天打赏我别墅的那个女人又出现了,她告诉我,今天打算让我试试见鬼禁忌中的另一种方法。

    就是把一块染了血的白布,挂在门上,而且还要开着门睡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我一听就毛了,现在我已经对见鬼禁忌上的法子充满了恐惧,打死也不敢再试了,于是就告诉她,今天太累了,不玩儿了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听完之后,给我发了个呵呵的表情,然后告诉我,只要这次我还敢试一次,那就打赏我一百栋别墅。

    想到他们说的昨天晚上的那个模糊的影子,我心里就一阵发颤,有名赚没命花的钱我不要,于是还是断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那个女人一定会罢手。可是没想到,她跟我说:“你昨天晚上已经点过那根蜡烛了,现在想不玩儿,是不是有点儿晚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她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那个那个女人再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越是不回答,我心里就越不安。到后来,就觉得整间屋子都阴森森的,总感觉除了我之外,房间里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我吓得心惊肉跳的,后来实在待不住了,就是就约了几个朋友去唱K。

    其实我并不是真心喜欢去唱,只是我内心的那种恐惧,实在是太厉害了,所以想找一个热闹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啤酒白酒不知灌了多少,到后来我感觉整个包间都在晃。

    最后仗着酒精壮胆,我就把这两天的遭遇的事情,都跟他们说了。

    可是说完之后,那几个人根本就不信,而且断定是我喝多了,在说胡话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还跟我说:“鬼这东西没什么可怕的,要是来个男鬼,你就跟他干了。要是来个女鬼,你就跟她睡了。”

    我磨破了嘴皮子,他们还是不信。最后,我都绝望了,干脆就不跟他们说了。

    一场聚会不欢而散,我借着酒胆,干脆就回家了。心说朋友说的也对,不就是见鬼吗,有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可是回到家之后,感受到房间里那种阴森可怖的感觉,酒精顺着汗毛,全都变成冷汗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酒劲儿过了,我立马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既然已经回来了,我就只能硬着头皮待下去了。

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