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被这件事彻底吓蒙了,忽然就意识到,这件事情可能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我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那间房子。

    那间闹鬼的屋子,我再也不敢回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想起了那个瞎眼老头,法子是他出的,他一定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我猜测着,那个老头既然是瞎子,活动范围想必不会太大,于是我又找到了昨天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,我在那附近转悠了将近一个小时,也没有找到昨天那个瞎眼老头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这地方的人开始多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是老城区的缘故,这里流浪和乞讨的人格外的多,很快周围就变得喧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灵机一动,忽然就想起来,这些职业讨饭的一般都有地盘的观念,他们只在一定的范围内活动。

    如果瞎眼老头就生活在附近,这些讨饭的不会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于是我找到了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,问他打听,“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瞎眼老头。”

    随即我就将那个老头子的长相外貌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我说完瞎眼老头的时候,那个人脸上的表情明显变了一变。

    那个表情只是一瞬间的事儿,但是还是被我捕捉到了眼里。

    我心里一喜,情知道这次十有八九是找对人了。看样子,这个老乞丐,一定知道我说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,等我描述完瞎眼老头的特征之后,那个老乞丐一拨浪脑袋,“不知道,我没见过什么姓赵的老瞎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站起来就要走。

    我一下子就意识到,这个老乞丐一定知道我要找的那个人,他是在躲避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刚才我说起那个瞎眼老头的时候,虽然把描述的很详尽,但是对他姓什么,只字未提。

    这个乞丐开口就能说出姓赵的老瞎子来,显然他是故意不想告诉我。

    眼见着他要走,我一下子就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我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,塞进那个老乞丐的手里,“老哥,你一定要告诉我,那个老瞎子在哪儿,我找他有救命的急事。”

    那个老乞丐瞥了我一眼,沉默了一会儿,他才开口说道:“我能告诉你他在哪儿,但他救不了谁的命,你也最好不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听蒙了,半晌都没明白他这话的真实意思。恍惚了一下,我就以为他是觉得我开的价码不够,于是就又往他手里塞了一百:“老哥,您只管告诉我就成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睃了我一眼,有点无奈地点点头,然后指着老城区的中心,“那里,有个青瓦的房子,赵老瞎子就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我朝那个方向遥望了一眼,没有看到青瓦房,但还是转身就朝前走。

    这地方虽然是老城区,尚未完全开发,但屋顶要么是楼板,要么是红瓦,如果有一家房子上面盖的是青瓦,我肯定能找到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我临走之际,那个老乞丐一下子就攥住了我的手,“小伙子,赵老瞎子的事儿没人管,我劝你也别管。”

    我没听明白他话了里面的意思,此刻也顾不上琢磨那么多了,就说了声谢谢,然后朝着他指示的方向就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小时左右,就在一片圈了待拆字样的破烂地方,果然就找到了一个覆着青瓦的房子。

    我找过去的时候,那地方几乎都快成废墟了,没有几座房子还真正站着的。

    那座青瓦房看起来应该是一座老宅了,此时也只有一半儿的屋子还立着,但也已经变得破烂流丢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,那个老乞丐竟然把我指示到这种地方来了,心里面不免又泛起了狐疑。

    我喊了几声,没听到有人答应,就以为是被那个老乞丐给骗了。正打算离开的时候,就睃见那间破屋的角落里,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看那个形容,应该就是昨天我遇到的那个瞎眼老头。

    我连忙推开那扇破门,就看到老头脸朝里躺在一片破瓦砾里,看样子还在睡熟。

    我冲他又喊了一声,瞎眼老头还是没什么动静,我就觉得有点儿奇怪,于是就凑上前去仔细看。

    可是就看了一眼,我顿时就觉得浑身的血都凉了。

    我就看到那个瞎眼老头脸色铁青,已经没有人色儿了,最要命的是,他的脸上已经起一块块的褐色的斑块。

    那些是尸斑!

    就凭那些褐色的尸斑,和他那张已经浮肿了的青色的脸,这个人死了至少也得有两天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,脚底下一个踉跄,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此时我心里面已经慌张到了极点,万万没想到这个老头子竟然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已经死了两天了,那我昨天这个时候碰到的那个又是谁?或者说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我不敢顺着这个思路再想下去,脚步踉跄地就从那间破屋子里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足足跑出去了二百多米,我这才把堵在胸口的那口气给喘出来。

    我停下来就觉得头皮一胀一胀的疼,好像血管都快爆开了。

    现在我终于明白,那个老乞丐为什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