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我苏平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个好人。不过我可是一个还正常的男人,在浴室里面见到这一幕,能不动心吗?

    “小溪啊,那黄鼠狼哪里去了?”突然地,老王在外面喊,当时我就被吓尿,要是被老王知道我在洗澡,而且浴室里还放着他女儿没洗的内内时,我估计他都要把我扒了皮,那可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于是我连忙搓几下,穿上自己那一身臭衣服,就准备出来,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浴室里面的门被一下子打开了,迎面而来就看见了老王……那魁梧的身躯。

    说实话,当时我真的是被吓了一跳,差点都没把手上的浴巾给扔出去,我以为这一次老王要把大卸八块,但是我就是不懂老王这货在想什么,这次看我的眼神里面没有杀意。

    “拿着这些衣服,穿上,不然臭死了。”老王随手扔给我一件内衣外套,然后又转身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留下我独自在浴室里面凌乱……怎么了,这个老王还转性了不成?

    他竟然没对我做什么还给了衣服穿?莫非他隐藏着什么更加隐秘的阴谋不成?我想是的,一定是的,刚刚进家门,他就对我保持着敌意,防贼一样防着,刚刚连黄鼠狼都骂上了,现在老王主动给我衣服穿,不用看就知道是,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但是我苏平岂会害怕,不是还有林溪在吗?所以直接穿上了衣服,去看看老王那货在玩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但是场面平静地超出了我的预料,我过去时发现老王已经很平淡地坐在餐桌前面,林溪也是,他们俩个都在那里悠闲的吃饭,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,但是我隐隐地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的地方,不过具体是什么我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吃饭吧。”林溪见我出来,说道,语气也是很平淡。

    这个气氛有点古怪啊。

    我耸耸肩,早已饿得不行了,直接一屁股坐在林溪的旁边,顺便瞥了老王一眼,看他什么反应。当然别误会,我这么坐可不是为了吃林溪豆腐什么的,我是一个纯洁的人,做美女旁边吃饭肯定有胃口,做一个大汉旁边是有心理压力的。

    结果就让我震惊了,这父女俩完全没什么反应,像是转性了一般,让我总觉得这种气氛有些诡异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好像有些奇怪。”我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说,结果林溪白了我一眼没说什么,给我一个让我自己去理会的眼神,再看老王完全就如古松一般淡定。我寻思着这父女俩的性格还是真和天气一样变化无常,于是撇撇嘴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老王的衣服虽然有点旧,但是很干净,很清爽,就是对我来说,有一点点大了。他虽然不怎么正经,但是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有故事的人,他的没件衣服,似乎都沾染了那种故事的气息,有种沧桑的感觉。

    饭很快就吃完了,我寻思着反正没什么事,就跟着老王继续在菜地里面折腾。当然穿的是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次林溪就没有在阳台读书,而是跑出来像一个好奇宝宝地看着我一把屎一把尿地肥地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