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孙二彪当时趴在洞口,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新娘子居然会“谋杀亲夫”啊!

    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当场给一脚踹在了身后,一个“恶狗扑翔”栽入深坑,脑瓜着地,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昂基听了这话,大声叫好,说这陈百合真是奇女子,有勇有谋。设下此等计谋,让坏人遭了报应,真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我翻了个白眼儿,说昂基真特娘二。她设计这么多套路,就为了整死孙二彪,何必这么麻烦?不如洞房花烛夜,直接酒里面放点毒,让孙二彪食了一命呜呼,那不简单省事儿?

    昂基慢了半拍,反应过来之后,也是一阵纳闷。

    我俩就问登盛,故事讲完了?

    登盛得意一笑,说:没完,你俩一个顺口打哇哇,一个讲事儿不贴实际。陈百合下毒给孙二彪,虽然是大快人心,除了毒瘤,但她这行为不等于把自己也搭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听到这话也说对啊!陈百合将孙二彪踹下去,摔掉了性命,她也肯定没法逃脱。

    登盛说故事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,至少有一点你们说对了……这陈百合真是个奇女子!

    我和昂基都来了兴致,赶紧的催促他,“快说快说后续。”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这孙二彪丢了性命后,他孙家老头可不满了。果断报了官,陈百合给抓了去,问她为何谋害夫君?

    陈百合公堂之上,不卑不亢,只说不关自己事情,孙二彪是自己想不开,从上面跳下去的。

    孙老头瞪大眼,说陈百合瞎说,他儿子好端端的干啥要去自杀?

    陈百合反驳他,这坑吧……你儿子自己叫人挖的,也是他自己跳的,不是自杀又是啥?你要不相信,可以传唤证人。

    那些父老乡亲们一个个也说孙二彪是自杀的。

    县老爷当然不能采信,孙二彪胡作非为,大家都恨他。而且都是陈百合家的附近邻居,他们做的供词做不得数。

    于是,将阿丙阿甲传来,他俩是孙二彪的人,这做的供词总不会假。

    县老爷问阿甲,孙二彪咋死的?

    哪曾想两人也说是自杀的。

    孙老头气疯了,大骂他俩吃里扒外,

    县老爷让孙老头闭嘴,不要干涉证人供词。

    其实县老爷早就不爽他孙家了,这些年靠着点钱,在县里作威作福,大家都只知道有孙家,不知道这地界谁才是老大了。正好趁这个机会,好好教他孙家做人。

    县老爷问孙二彪为啥挖坑?

    大家都说是给老丈人打井,他自己亲口说的。

    那你们为啥说他自杀?自杀前他又说了啥?

    这几乎不用问了,每个人都能作证。当天晚上所有人都听到了孙二彪歇斯底里,格外凄惨的在喊,“我要自杀(紫砂)——爹(碟)!我要自杀(紫砂)——爹(碟)!”

    既然大家的供词都是一致,显然没法造价。

    县老爷当即一拍堂木,做结案程词。

    孙二彪常年为非作歹,迎娶陈百合后,良心发现,为老丈人挖井。结果越想越是感到这些年做的事情觉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