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沐棉失笑,正欲说话的时候,那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……

    男人走得很快,一看就是特别着心切的那一种,一双桃花眼里噙满了焦急,他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,看着沐棉还站在那里,跟一个女人聊天,顿时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团团现在都病成这个样子了,她还有闲情雅致跟别的女人聊天,目光落在那个女人的背影上,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隐隐约约有一种熟悉之感,但是想着团团的病情,顿时心头冒了一股子无名火:“沐棉,还不过来!”

    听到这道声音,程安安浑身一僵。

    虽然男人的声音明显带了一丝怒意,可是好歹程安安跟他当年也认识了好长一段时间,所以还是瞬间听出了男人的声音,心里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在五脏六腑里冲撞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没资格怪任何人,可是对于慕慎西,说真的,她并不乐意见。

    好在慕慎西并没有留意她,他一门心思在团团身上,吼完这句话之后抬步进了病房,沐棉看着程安安如雪一般的脸色,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忘了,自己丈夫心心念念的是面前的女人已经两年,这两个她是他的妻,却不过是一个摆设,好在程安安很快恢复了正常:“团团和圆圆是慕慎西的孩子?”

    沐棉沉默了一下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而看着她的表情,程安安已经从她脸上得到了答案,原来那一对双胞胎是慕慎西跟沐棉的孩子,想着那两个小萌物,不知道为什么,心头又是一紧:“沐小姐,你先进去吧,我们有空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沐棉也没有多呆,转身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程安安不想见慕慎西,跟沐棉打了招呼之后转身离去,刚刚走出医院就接到了john的电话,这家伙像是喝醉了,口齿不清的英语从他嘴巴里飘出来。

    听了半天,程安安才闹明白这货说了啥。

    敢情他这半天关机,跑去喝酒了!想到这个,程安安就头痛了,上次喝醉了一次,他不是发过誓再不喝酒了,这又犯了。

    看来男人的誓言都不是那么可靠的。

    程安安好不容易问到了john的地址,最终打了个车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点儿酒吧的人特别少,零零散散的坐了几个人,john个高靓颜,很容易被发现,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,程安安顺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才发现,这货喝了不少酒,酒桌上红的,白的,啤的都有,瞧见程安安进来,这家伙露出了一个傻笑:“小宝,你尝尝,好喝!”然后,还打了一个饱嗝。

    程安安真想把这个样子给录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慢慢的品着,可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,john又给自己灌了两杯酒,那样子跟喝白开水一样。

    在他第三次倒酒的时候,程安安终于抬起手按住了他的动作:“你这个喝酒,很容易醉的。”

    john目光如火一般落在她身上:“小宝,你是不是还喜欢那个宫欧?”

    男人的语气赌气的成份比较多一些,程安安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未变分豪,她望着john,淡声说道:“我跟他早已经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能喜欢我,小宝,你试着喜欢我好不好?”john非常痛苦,他喜欢程安安,原本以为回国之后,程安安会慢慢对他敞开心扉,但是过了这么长时间,她对自己还是跟从前一样,甚至无视了他每天想法设法的讨好,这让john很是受挫。

    尤其是今天在医院里听到了宫欧的那些话,他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john,感情岂能儿戏!”

    自从两年前的事情,程安安已经没有任何精力去喜欢人,哪怕john再好,她也动不了心,而john却突然一把握住了她的手:“小宝,我们回法国吧,在那边我们同样也可以一起酿酒,你喜欢美人香,有一天,我会帮你把这个酒给酿出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向来冷静淡然,还是第一次说出这般失态的话。

    程安安望着他被醉意染红的眼睛,目光像是浮出了一道水光。

    那样子,像是仔仔细细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john却一瞬不瞬的将她望着,水蓝色的眼眸这会儿颜色逐渐加深,慢慢有一种勾人夺魄的味道:“小宝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然后下一秒钟,john突然扑通一声栽在了酒桌上。

    这是真醉了,程安安望向一旁的酒保,无奈的问了一句:“他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两瓶威士忌!”酒保报了一个数。

    程安安抚了抚额,真能喝,比自己状态最好的时候还要能喝,程安安把人好不容易弄回了家,虚娘刚回来,程安安累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